• 首页|
  • 时务|
  • 区县|
  • 文体|
  • 时事|
  • 观察|
  • 理论评论|
  • 专题|
  • APP下载|
  • 村里人给新娘验身 ,神奇修改器第二章大姐

    来源:邵阳日报

    POST TIME:2020-4-1 03:08

    前天晚上9点44分,赵阿姨跟我说,女儿罗敏现在正在休息,可以接受采访。 罗敏28岁,是浙江大学医学院附属邵逸夫医院呼吸内科的护士。2月14日起,她的工作地点,换成了武汉协和肿瘤医院重症病房。 罗敏在武汉 怕打扰她休息,我先加了罗敏的微信。3月1日凌晨2点29分,她通过了我的好友申请。我以为她忙到这么晚,她说,她正起床去上班。 电话采访的时间,我们约在昨天中午。 // 去武汉的事 一直没敢跟妈妈直接说 // “如果医院需要我的话,我就报名去。” 2月12日晚上,罗敏从邵逸夫医院下班回家,跟家里人说要去武汉。 家里人听完后,爸爸和哥哥都表示很支持,只有妈妈没有说话。 事实上,疫情发生后,罗敏很早就跟医院主动说过,要去武汉。回家也跟爸妈遮遮掩掩暗示过好几次。 “就讲了讲现在浙江有很多医生、护士都去了武汉,现在那边很需要医务人员。”罗敏知道,这件事情,得慢慢地跟妈妈提,要从大形势说起,好让她有个接受的心理过程。平常在家里,大家都约定俗成似的,从来不聊疫情负面的消息。 “我知道的,如果一下子跟她说我要去武汉,她肯定接受不了。” 就这样,要去武汉这件事情,罗敏躲躲闪闪、断断续续地跟妈妈说起过好几次,哥哥也在一旁帮着敲边鼓。 “妈妈就是担心我。” 妈妈的心思,做女儿的都懂。 罗爸爸倒是蛮支持的,“你是护士,你想好了就去”,他总是这样跟女儿说。 爷爷是位老党员,也很支持罗敏去武汉。“国家需要你,你就要去”,这是老爷子跟罗敏说的。 罗敏自己是怎么想的呢? “我一直都挺想去武汉支援的,甚至都想不出不去的理由。我是呼吸科的,武汉那边现在正好需要专科护士。”罗敏说,“说实话,我没有什么可害怕的,最放心不下的,就是怕让家里人为我担心。” // 看着你坐的车子开走 你妈哭了 // 2月13日凌晨,罗敏接到护士长打来的电话,通知她第二天要去武汉。 罗敏当时没敢跟妈妈说,到了当天中午,爸爸给妈妈打了电话,说女儿要去武汉了,中午让她回来吃个饭。 那天,妈妈还在上班——受疫情影响,这段时间,妈妈都是在单位吃午饭的——接到爸爸的电话,她跟领导请了假,急匆匆地赶回家,帮着女儿整理东西。 妈妈特意给罗敏准备了一根跳绳,“我平时运动就不多,她是想我在工作的间隙,不要忘记多多锻炼身体。”罗敏说。 整理行李时,妈妈跟她说得最多的一句话就是:一定要注意防护。 2月14日一大早,爸爸妈妈陪着罗敏去了邵逸夫医院。 到了武汉后,爸爸跟罗敏说,“看着你坐的车子开走,你妈哭了。” 罗敏说,自己听了挺难受的,妈妈从来没跟她讲过这个事情。在去武汉这件事情上,她看得出来,妈妈非常担心。 “她好几天都没有睡好,总是很焦虑,担心我会突然去武汉。也可能是因为我之前跟她说多了的缘故。” 在武汉这段时间,罗敏几乎隔一天就会和妈妈视频通话,也会跳绳给妈妈看。 有一次视频时,妈妈无意中说了这么一句话:“我只要看到你在吃饭,看到你在笑,我就安心了。” “父母们要的其实很简单……”罗敏说到这里,有些哽咽了。 于是,罗敏常常会在吃饭的时候跟妈妈视频。“想让她放心吧,让她知道,我在武汉吃得还挺好的。”罗敏说。 // 你们是杭州来的好孩子 我不想传染给你们 // 罗敏说,目前工作状态是轮班制。昨天,她的工作时间是从早上4点到早上8点,但是需要提早起来准备防护装备。 每天上班前,她都要准备一套洗漱用品,下班后,要在医院里洗完澡才能回来。回酒店后,立刻再洗一次澡。 “我在武汉都挺好的。”罗敏说。 2月20日,是罗敏的生日。这一天,邵逸夫医院的小伙伴们在酒店给她过了生日。 “这是我最难忘的一个生日,在现在这种情况下,医院还给我准备了小蛋糕,真的很难得。”罗敏说。 医院的小伙伴们给罗敏过生日 在武汉,罗敏用心记录着这个城市里可爱的人们: 武汉人民真的非常好。 接送我们上下班的司机师傅,总是会跟我们说,“你们辛苦了,谢谢你们从杭州过来帮助我们”。 病人们也很可爱。 我们病房有一位大伯,特别想称体重,但是体重秤在护士站里,他又害怕会把病毒传染给我们,一直没好意思去称。我们就把体重秤放到护士站外面来了。 重症病房里的人,平常大多是躺着休息的,大伯就是想看看自己变胖了没有。他其实挺瘦的,估计也就120斤左右。 昨天,刚好是这位大伯的生日。早上,我和其他护士给大伯准备了一张生日卡片,大家都去跟他说了“生医院的小伙伴们给罗敏过生日日快乐”。 这样的事情,在医院里其实挺常见的。很多病人其实都很焦虑,通过这样的方式,他们会更积极地看待自己的病情。经常像这样给他们打打气,还是很需要的。 病房里还有一位“倔强奶奶”,她94岁了。有一次,奶奶想上厕所,一下子没起来,护士们就去扶她,没想到奶奶把她们给推开了。 她当时说:“离我远一点,我身上带着病毒,你们是从杭州来的好孩子,我不想传染给你们。” 奶奶还说,她手里还有3万块钱,都是她平时省下来的,想捐出来,给医务人员买一些防疫物资。 这样感人的事情,医院里还有很多。大家都是一条心,想让疫情快点结束。 罗敏说,她现在最想做的事情,就是等疫情结束,回家抱抱妈妈。 她想跟妈妈说:不要担心,我这边防护措施做得非常到位,一定会平安回来的。 有一天,罗敏在防护服上写:“王一博老婆的闺蜜”。 “这是因为我的闺蜜很喜欢王一博。其实,很多护士都在自己的防护服上写了喜欢的明星的名字,也有不少明星在微博上做出了回应。”罗敏说,同事很多都是小年轻,这也算是工作中的一种小乐趣,逗自己开心,并不需要回应什么的。 事实上,她们的防护服上,写得更多的,是给病人的提醒,比如:“小姐姐要多喝热水噢”。 左三为罗敏 // 你在前线好好工作 也要注意安全 // 罗敏一家住在杭州钱塘新区白杨街道邻里社区,她妈妈以前是位裁缝,退休后闲不下来,就在杭州出口加工区的一家企业里找了份工作。 有一件事,罗敏一直不知道。 就在送她去武汉的那天,妈妈也参加了社区的防疫工作。 现在,赵阿姨一有时间,就会在小区南门卡口给进出小区的居民测量体温、检查出入证。 赵阿姨参加社区防疫工作 说起身在武汉的女儿,赵阿姨说:“肯定舍不得她的,但是她有自己的想法,我应该支持她,我不能拖后腿。” “我每天都想女儿,但是又不敢打电话,怕打扰她工作。”赵阿姨说,每天,母女俩都要聊一会儿微信,但是也不敢聊太久,总想让女儿多休息。 “你在前线好好工作,也要注意安全。” 赵阿姨说,这句话,是她最想跟女儿说的,也想跟所有在武汉的医务人员说。 (来源:都市快报) 文章来源:https://baijiahao.baidu.com/s?id=1660017486481560815&wfr=spider&for=pc

    Copyright © 2000-2020 CQNEWS Corporation, All Rights Reserved. 村里人给新娘验身 ,神奇修改器第二章大姐 sitemap